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矿主:我有3个矿场 但我怕有一天会死在路上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15:57:01来源:99贵宾会-99贵宾会娱乐-99贵宾会官网点击:25

  矿主自白:我有3个矿场,但我怕有一天会死在路上

  来源:扯币堂

  “活下来的大矿工们会把算力垒上去,整个市场会进一步洗牌,矿业即将迎来一个资本为王的时代。 ”

  

  从四川的深山到北的电子市场,比特币挖矿产业正在经历一场惨烈的“大逃杀”。

  小矿场主决定卖掉矿场,回到城市,过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往日矿机档口热闹非凡的电子市场,如今门庭冷清。

  做矿场基建生意的人,开始怀念那个绝不还价的时代。

  但那个时代,似乎正在渐渐远去。迎接他们的,是冰冷的现实。

  矿业即将迎来一个资本为王的时代。

  01 寒冬来临

  罗军准备卖了手里的俩个矿场。

  在四川大凉山的深山里,他有3个矿场。它们规模都不大,加起来一共几万台机器,其中的大多数是客户托管的。

  “两个矿场,不包括机器,我报价60万,有客户说40万,我没卖。”罗军说,“成本还46万呢。”

  他发现,今年矿场的生意比去年难做多了,“毛利率下降了40%~50%,净利润下降了30%。而且回本周期越来越长,风险也越来越高。”

  在过去,他经历过两次特别恐惧的时刻,一次是“9·4”,一次是政府要清查矿场的传闻传来后。那时,他几乎整晚睡不着觉,焦虑不堪。

  但那时,收入还算可观,他也没有放弃。现在,他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除了这些,原因还有很多。

  其中一个是生命安全问题——在大山里工作,出去一次要开十几个小时的车,还都是泥路。仅在今年夏天,他就遇到了三次山体滑坡。

  “我怕我有一天会死在路上。”罗军说。

  

  另一个原因,是家人和女友。

  刚开始开矿场时,他遭到了家里人极力反对。父母告诉他:“不准做,比特币是传销。”

  有些讽刺的是,后来我赚到钱了,他们就不反对了。但远离父母,他会时常担心他们的身体。

  因为开矿场,女友也和他分手了。

  在开矿场之后,他每天要么陪客户聊天,要么去山里处理事务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打电话或者开车,很少有时间陪她。

  之后要做什么,罗军还在考虑。他想在成都开一家连锁超市,或者是酒店。离开荒野,重回人群,会让他安心。

  在距凉山1700多公里的深圳华强北,卖矿机的商家,也正在经历一场大撤离。

  2017年比特币暴涨,华强北的矿机生意也变得火爆。其中最有名的电子市场,是有“全球最大的矿机集散地”之称的赛格。在这里,很多矿业公司开设了形象店,业内流传着一句话:“买矿机,到赛格。”

  最多的时候,在这儿有180多家卖矿机的柜台。

  她在这里上班小吴,亲眼见证了一家家矿机销售档口的关闭和市场的凋零。

  “现在赛格卖矿机的档口已经没什么人了,非常冷清。”小吴称,尤其是这几个月,很多小矿机卖家撑不住了,陆续撤柜。

  华强北矿机市场的命运,是整个挖矿行业的缩影。

  现在,陈小武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他做的是矿场的基建生意。

  矿场的基建成本是按机位的数量算的,一个机位的建设成本500元。“以前都是客户上门找我们,现在得我们自己去找客户了。” 他表示。

  他觉得,比特币的行情决定了一切。而现在比特币只有6400多美元,距离去年20000美元的高峰,跌去了60%多。

  “矿工们的寒冬真的来了,尤其是那些中小矿工。”他说。

  02 中小矿主难逃出局

  圈内知名矿工老吴在社交平台说道,“中小矿主出局是历史的必然,这一步基本会在今年年底之前走完。”

  在老吴看来,拥有几千、几万台机器的小矿场,都逃不过出局的命运。

  他身边的几大矿机供应商,都在考虑利用矿机成本优势转向去挖矿了。要想跟这些矿机供应商背后的大矿场竞争,小矿场必须跟着提升算力,迭代机器。

  因为挖矿最核心的商业模式,就是比拼电价和单位算力的采购成本。

  如果不更新迭代矿机,单位算力的电费已经超过了挖到的比特币的价值,注定亏本。

  

  以有1万台机器的矿场为例。一台S9矿机一天要用40度电,如果电价一度0.4元,就是16元,1万台机器一天的电费就是16万元,一个月就是480万元——以现在的比特币价格计算,这相当于近110个比特币。

  而这1万台机器,一个月只能挖到130多个比特币。扣掉矿场运营成本,连买机器的钱都赚不回来。

  老吴表示,现在已经出现一部分单靠个人资金,或者单靠某个机构投资的矿场撑不下去的情况了。

  只有手握充足的资金,才能度过这个寒冬。巨头时代即将到来。

  在非常时刻,很多矿场的行为模式正在改变。

  在过去,很多矿场都会囤币,矿主宁可节衣缩食、负债累累,也要守着手里的比特币,一个都舍不得卖。

  但现在,很多矿场都在卖币。因为没有人知道,币价会不会继续一路下跌。

  隆冬时节,各个矿场之间的价格战,也打得愈发激烈。

  最近电价压得越来越低,以前都是4毛多,现在3毛6都有了。不同地区、不同规模的矿场,拿到的电价不一样。价格战一旦开打,利润空间势必被进一步压缩,高价拿电的矿场会先出局。

  矿场想要活下去,不仅需要充裕的资金,可能还需要坚定的信仰。

  03 把算力Token化

  在未来,只有三类矿场可以活下去。

  第一类,背靠矿机厂商

  比如比特大陆。在熊市,它们可以以最低的成本拿到矿机,优势得天独厚。

  第二类,金主是灰色资金

  这些资金往往是不计较回报率的。熊市的时候,资金方宁愿亏损一些;牛市的时候,也许还能赚个几倍。

  

  第三类,是采用创新模式挖矿的矿场

  传统挖矿需要个人购买矿机,寻找便宜的电力所在地,建设矿场;或者将矿机交给中小型矿场托管,用户支付电费、维护费及后续管理费。

  今年新兴的矿场,已经在采取算力租赁的云挖矿模式。用户不用再去考虑电价、矿场选址等问题,通过APP,就可以直接租用比特币矿机算力。

  在这样的模式下,挖到的币,是用户和矿场平分。用户的挖矿收益会直接分配到个人账户,可自由提现。

  除了租赁算力,还发行一种算力币,公链是和比特币算力铆定。

  相当于是把算力Token化了,和平台币模式有类似之处。

  这样一来,矿场就将自身数字资产化了,也在二级市场解决了算力资产的的流动性问题。

  寒冬下真正考验矿场的,是规模化和成本控制的能力。

  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  区块链的世界,也会如此吗?